明灯。

大半夜的 万万没想到当头一棒。
连在家中坐 锅从天上来。
临时短打。私设有。一目连中心微双龙。
最喜欢你的温柔。

01.
风雨中的神明祈祷着,福祉什么时候降临呢。
大雨滂沱无止无休,冲刷着神社沿路的山石草木滚滚而下,也带走了村人救命稻草般的最后一丝希望。
他听见披着破烂蓑衣的男人的声音,一句句念着颤抖的告词,期间夹杂着妇孺无助的哭喊,以及撕裂乌云的电闪雷鸣。
奈何信徒总心心念念八百万神明在上庇佑,却不知风神并非全知全能,他面对倾泻的山洪同样无能为力。
可神明是如此地爱着世人。
以至于他宁愿以一己之力替信众挡下一切,也正因此落得一个右眼永不得视物的下场。
却甚至没有人记得他存在过。

02.
数百年前的那天开始,风神真正地成为了“一目连”。
曾经香火不断的神社只剩下根腐败的鸟居立柱,熙熙攘攘的参拜者也只留下了这位手举一盏明灯的妖怪。
他总执拗地想,也许还有谁需要他,哪怕只是一只在莽莽森林里迷路的家猫也好。
你这又是何苦呢。一目连记得被某位原族眷顾的神之子曾这样叹息,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答的了,只记得那个高挑的男子摇摇头,说道真是个顽固的神明。
他听完笑了。
我对你的故事也略有耳闻,经历了那么多痛苦的你是个坚强的孩子。
但比起坚强,我更想成为温柔的神啊。
那是堕为妖怪的一目连心底最后坚守的防线。

03.
母亲,我是为什么而降生于世的呢?
因为有人需要你……你要如明灯照亮他们前方的迷途啊。
葛叶面带微笑抚摸过男孩的头,身后九条若隐若现的狐尾如烟飘摇。
男孩是后来的安倍晴明。
一目连没想到自己会遵从这位身负大妖血统的阴阳师的召唤而来,也没想到和神子的再次重逢会是在京都某个重樱败谢的院落。
可无论如何,时隔百年,终于再次有人需要他的力量了。
仿佛油尽灯枯的烛芯重燃起了一丝微亮,将渐渐变得通明的光芒散落到每个晦暗的角落。
他睁开左眼,打量着面前陌生的景物。
殊不知妖怪仅存的眼底展露出仿若明灯的光芒,瞬间点亮了神子心中一片早已冷却的灰烬。

04.
驱散恶鬼、保全弱小、维护人间。
自己的本愿似乎也得到了实现。
但内心的不安定却总不能平息。
不管再怎么更换灯油,新灯也有燃尽的那天。
一次次妖变发生得太过迅速,即便可敬的阴阳师每天都在为此付诸努力,偶尔他还是会感到分身乏术、无能为力。
一目连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他不能解救自己的子民脱离困苦般叫人不适。
此刻为了护并肩作战的同伴周全妖力已然趋于透支,可凌厉的狐火仍每时每刻都毫不犹豫地直指要害。
捏紧手中的风符,一目连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没把握能挡下玉藻前心怀恨意的舍命一击。
职责所在,难免会付出些牺牲。
下一秒坠地的流星却生生砸碎了一团团前冲的骇人狐火,一目连感觉疲惫的身躯被紧拥在一个似乎能抹平一切不安的怀抱中。
这次让我保护你吧。
在耳畔充塞的嗡嗡蜂鸣夺走意识前,最后脑海回响的是荒的这么一句轻语。

05.
黑暗中的妖怪祈祷着,黎明什么时候到来呢。

END.

号史比较惨 御魂一直赌不出 前几天才刚了却刷过全秘闻的心愿 都是靠阿连一步一个脚印走下来的。如果真的就假削成真还要套个加强的名头说实话不好接受。
不需要六星补偿 也不在乎版本属不属于盾辅 只想保留原本的一目连。
未来可能很难 不过我们一起慢慢走。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人间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