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suo & Kayn】自命不凡(上)

被官方知乎安利的神奇拉郎(。

很短。亚凯亚无差。OOC属于我。注意避雷。




自命不凡




剑客轻叹一声,疾风剑倏然入鞘,胜负已定,再作抗争也毫无意义。


他的同僚在缠斗中接二连三地败下阵来,却只换得对阵的忍者带伤扬长而去,即便自己一意孤行,也不可能违背另外四名召唤师的一致意愿。


坦白说,他不喜欢这样。他们并非无力再战,仅仅是无意再战。


自行断开与召唤魔法残余的连结,亚索无心打听召唤师对他今天表现的评价。他知道不少人对自己相当执着,也明白更多的则对他嗤之以鼻。他早已习惯这些无谓的评头论足,这次凭一己之力守住一条战线,已经是对他人信任的合格复命。


而疾风剑豪现在也需要休息,毕竟深更半夜的一场苦战并不轻松。


但似乎总有些麻烦叫他不能如愿。


“你缩在墙里不难受吗?”


亚索停住脚,白了眼身后正闪烁着诡异微光的墙壁的一点。他隐约记得这独特伎俩的使用者,好像是叫凯隐?这名字虽谈不上熟悉,倒也不是全然陌生,几个月的短暂相处无法让亚索摸清这位新人打野的底细,但完全足够他了解如何与对方配合。


“真巧。”


现身的杀手没有半点被发现的窘迫,凯隐倚墙咧嘴露出一个不怎么真诚的笑容,巨大的镰刀靠在他身边,暗裔血红的瞳仁幽幽地凝视着剑不离手的浪客。亚索也以同样的目光回敬着这把散发着腐败气息的邪恶武器——听闻那是青年过去狂妄自大的代价。


“不过,这样就连劫大师偶尔也会大意……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凯隐上下打量着他,视线中毫不遮掩的探究让亚索不自在地皱起眉头。


“你最好少在我面前提你的劫‘大师’,别忘了刚刚是谁把你教训得那么惨。”


“教训?我想你是指我从你自命不凡的召唤师口中听得不胜其烦的责怪——‘如果拉亚斯特在的话早就赢了’,是吗,疾风剑豪?”


来者自然不报善意。当凯隐又往前一步,眼底的好奇便被原本的狠戾所替代,尽管没有动手的意向,周身森然的气场却显而易见。


“我不关心你和那没神智的东西配合得如何默契,不过但愿你们早点明白,让我把拉亚斯特放出来,想都别想。”


“我以为你的自负已经让你失去够多了,”


亚索挑挑眉,他认为受到过不少威胁,但潜伏一路就等着跑到你面前喊句口号的,还是第一次见,该说小孩子的为人处世就是与众不同吗?


“现在看来,还差得远。”


“自负?负隅顽抗的御风者,别忘了你是因为什么沦落到如此境地的——失去了拉亚斯特我依然是影流未来的接班人,而自从失去了清名,你就什么也不是了。”


影流之镰忍不住轻笑出声,笑里既有嘲讽也有怜悯。


“这样讲是不是言过其实了?流亡的艾欧尼亚背叛者?”


自负。


亚索的瞳孔紧缩片刻,但也只有片刻。


年少无知,失职蒙冤,背负骂名。伤疤被揭的疾风剑豪却意外发现这旧伤并没想象中那么严重,不流血也不作痛。可怕的习惯让他不再在乎外人的评价,而他在乎的人早已被亲手葬送九泉之下。

“你是这样想的?”


他重新抬起头,对上凯隐倨傲的目光。


简直像极了当年无所畏惧的自己。


TBC.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 ( 20 )

© 人间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