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ER-

=Kan。
狂修学分+忙成狗+低保阴阳师+想成为星之守护者。(不

【劫刀】Booty

*LoL 劫刀only
*他们属于彼此 OOC属于我
*别字 BUG 欢迎捉虫
*感谢阅读

摇摇欲坠的身躯堪堪倚靠在冰冷的石壁上,茂密的草丛勉强荫蔽着诺克萨斯刺客本应矫健的身形与惨不忍睹的伤势,适才因跑动随之而来的伤口撕裂感还未褪去,似乎就连最轻微的动作都会带来莫大的疼痛。
“嘶……。”
尽管已经时刻注意不要牵动痛处,但抬手饮药时肌肉的伸缩还是不禁令泰隆倒吸一口冷气。
队友的失误令打团切入变得分外困难,即便生死攸关时还是凭一己之力带走了敌方正欲给团战来一场完美谢幕的狙击手,勉强挽回本以砸定的败局,可两败俱伤的劣势却仍然不可避免。
队友团灭,自己拖着残破的伤躯一步不敢停歇地越墙仓皇出逃,看似狼狈的战况实则对友方已算是最好的结果。
可不妙的是,他心下清楚对方定然不会放过捡走自己这个移动提款机的机会。
微阖疲惫不堪的双目,泰隆一深一浅地喘息着,他现在能做的只有静待复活CD归零后队友还不算迟的支援。
“你做什么?”
不常担任辅助的辛德拉抬头瞥了眼正欲转身离去的影流之主。
“送他回家。”
实话实说,劫现在对平素心悦诚服的刀锋之影几乎恨不能杀之,他本以为自家ADC可以在后排无所顾忌地爆炸输出,却不想杀意渐浓时却因疏忽大意被泰隆悄声绕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切掉了C位。尽管不能算是他的问题,可锐气鲜少遭挫的劫还是一反常态地膨胀起了将对面中单杀个片甲不留求胜心。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我们手无缚鸡之力吗。”
“那你可得多加小心……别一时疏忽被他反杀啰?”
不枉相识已久,辛德拉仅仅一怔就明白了对方意欲何为。她清楚只要劫一言既出便代表了影流的意愿,无需说自己,就算全队五个人加起来都未必能劝服他,于是也不加阻拦,只随口叮嘱一句便继续颔首包扎起血流汨汨伤口,任劫独自渐行渐远。
每个人都无法逃避彳亍于黑暗的阴影,重伤的刺客自然更躲不过在迂回寻找他的忍者的视野内暴露无遗的宿命。
所以当泰隆昂首对上劫玩味的视线时并没有太多震惊,但仍旧讶异于对方竟然能在不过片刻间便发现自己的藏身之处。
是全凭第六感的猜测?还是影流之主恐怖的实力?
但无论如何。
为时已晚。
“看来我们心有灵犀。”
劫模仿着联盟里那条妖狐的语气,嘴角却禁不住扬起一丝恶劣的弧度,唯有不疾不徐的脚步缩短着自己和对方的间距。
“你哪学来的那么多蠢话。”
尽管明显处于下风,刺客久经磨砺的高傲却不允许泰隆卑躬屈膝,这令他在此时此刻依旧能毫不示弱。
劫闻言不由得扑哧一声没忍住笑意,也终于弯腰平视着泰隆已有些黯淡失焦的红瞳。
“可现在这个样子,很辛苦不是吗?”
“不如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容不得半点商量,弹指一挥间已借用黑影的帮助于无形中欺身而上,劫原本是打算一刀两断给对方个痛快的——自己不辞劳苦前来的目的也本应止步于此,可利刃却不禁在泰隆眉心前数厘米处堪堪停住。
向来孤高清冷的刀锋之影如今正在自己的锋刃下任人宰割,本就不以魁梧制胜的身躯更因虚弱显得苍白无力,呼吸也由于强行平复的紧张表露出急促不安,任何徒劳的反抗都无异于予取予求的邀约。
如此隆重的见面礼让劫不由得思考自己能否禁受得住。
舌尖舔舐过干涩得不像话的双唇,他不得不承认大脑花了点时间接受了这份难得一见的视觉冲击后,自己不同寻常的占有欲也偕同莫大的成就感悄然而至。
背后是方才慌不择路时一跃而下的岩块,泰隆一清二楚此刻除却坦然面对以外已没有回头路可走。
“不动手吗?”
“未免太便宜你了。”
对猎物一向认真上心的影流之主此刻似是对剿杀完全心不在焉,因常年训练起茧的指腹绕着对方微渗薄汗的锁骨不安分地游走,暧昧不明的反常举动惹得后者不禁一阵轻颤。
“作为我费尽心思网罗你的补偿,”
嘴角挑起一个戏谑的笑容,劫满意地看着泰隆不争气地隐现绯红的面颊。
“就让我见识一下何为诺克萨斯式‘外交’吧。”
Fin.

于是两方队友就再没见过自家中单。(等

评论 ( 8 )
热度 ( 35 )

© -LOS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