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一把银龙裁决

=Kan。
海底囚人/黑白组,食虾组,眼镜组。
西尾维新/断罪兄弟,人出人。
ELS/DLRG,RGNOB。
LoL/劫刀,泰卡,灯矛,狐琴,EzLux。
OW/源藏,Gency。
电竞同人/圆婊,鸡米花,壳花。
唱见同人/そらろん,そらまふ。
阴阳师/狐跳,荒烟,酒红。
DotA2/PATA,SMVS。
TEW/Ruseb。
极圈自暖。为爱发电。
感谢有你。

【信白】作茧自缚

自我满足。龙信狐白。ooc注意。
其实都是瞎几把扯淡。(no

青莲剑阵已成,白刃锋芒破空,纵横的剑气逼得韩信不得不堪堪停住脚步。
下一秒利剑出鞘,李白的刃锋就指在了自己面前,连剑身都还在因渴血而微微颤抖。
而韩信却依然一副安然自若的态势,仿佛此刻命悬一线的并非自己,而是眼前十步杀一人的妖狐。
“别来无恙,许久不见倒是大有长进啊,狐狸。”
“承让。也多亏重言手下留情。”
再次听闻耳熟能详的称呼,韩信不禁心念一动,那青丘狐却抢先再次开口,“……不过现今站在这里的若不是李某,恐怕重言当下命数如何也未可知了。”
“何至于。”
若无其事地再次迈出一步,剑尖几乎就在鼻翼划出了血痕,而韩信却依然笑得处变不惊。
“韩重言!你干什么!”
感受到兵刃与血肉相接的触感,李白不禁一个冷战。尽管早已习惯了明枪暗箭,而面前的白龙却是他无论如何也想要护其周全的,况且韩信方才已让他一招,更作证他心里未必没有自己,倘若现在再以剑伤人,未免将情深义重看得太一文不值。
轻啧一声手腕微抖便匆匆收起长剑,尽管从未错失先机,李白的表情反倒略显狼狈。
“这回权当两不相欠。下次狭路相逢……可不会让你这么为所欲为。”
“你舍不得。”
闻言韩信竟微微挑起嘴角低笑出声来,沉稳的声线里也带上了几分似笑非笑的溺爱。
“何况我也没打算就这样让你白白走掉啊。怎么着也得留些纪念不是?”
“韩信……!”
咬咬牙关似乎为对方的蛮不讲理气极,然而身处他人的地界也不敢轻举妄动,倘若在草木丛生的野区再次刀枪相向,此时的他未必还能全身而退。
执意同韩信拼个两败俱伤,委实得不偿失。
认命似的长叹一声,李白不由得感觉自己还真是作茧自缚。是他低估韩信了。
“……提个条件吧。”
“条件?信除却太白别无所求。”
舔过干燥的上唇,韩信终于露出得逞般的笑容。
“而你早已是我囊中之物。”
一瞬的呆愣已给对方有机可乘,双手环扣在李白腰间,后者也因此陷入进退维谷之地。
也许思恋之情就是束缚浪子的唯一桎梏,而李白依然义无反顾地为韩信作茧自缚。
同时紧贴脸侧的耳语伴随温热的吐息悄然而至。
“我的就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记住了狐狸。”

Fin.

试个水。
内心复杂 假装没有官方。(ntm

评论 ( 4 )
热度 ( 58 )

© 请赐我一把银龙裁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