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一把银龙裁决

=Kan。
海底囚人/黑白组,食虾组,眼镜组。
西尾维新/断罪兄弟,人出人。
ELS/DLRG,RGNOB。
LoL/劫刀,泰卡,灯矛,狐琴,EzLux。
OW/源藏,Gency。
电竞同人/圆婊,鸡米花,壳花。
唱见同人/そらろん,そらまふ。
阴阳师/狐跳,荒烟,酒红。
DotA2/PATA,SMVS。
TEW/Ruseb。
极圈自暖。为爱发电。
感谢有你。

【かしつき】Kidding

就是一篇傻白 也不知道甜不甜(。

没被理想学校录取 自我安慰一下。

 
 

Attention

*腐向注意 歌词月only

*双方大学生设定 私设堆山

*超级流水账

*严重ooc 切勿代三

*关键词 愚人节玩笑

*不足欢迎指正 包括捉虫

*感谢阅我拙笔的你

以上都可以的话,请再继续。

 
 

Kidding/说笑

文/津岛竹取

 
 

子春午后暖阳正好。

以至昀光也被作为恩赐赠与蓬勃年少。

而天月此刻却正木木樗樗地盯着桌面发呆,一双竹筷在餐盘间起起落落却唯独没有夹起任何饭菜,青年眉头紧皱的脸上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实在是无法让身边所谓的闺中密友视而不见。

「あまちゃん你今天的状态不太对劲啊?还有请别再这么对这根章鱼肠了它好像快要被戳烂掉了……。」

再次向那根几乎已经不存在形状的章鱼肠行过注目礼,まふまふ终于于心不忍地别过头去,抿抿唇最终还是决定尽到作为亲友的责任开口询问。

「……」

看这个样子,果然是没打算说吗。

如此想着まふまふ叹了口气,正准备宽慰般地拍拍天月的肩头时,后者却突然反应过方才的问话般轻轻叫出声来。

「啊,是歌词太郎さん……他今天午休的时候和我告白了。」

这回轮到まふまふ呆在原地了。

刚刚伸出一半的手悬在空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虽然作为旁观者一直以来目睹两个人的相处知道发生这种事情也在意料之中,或者不如说早晚只是时间问题,但想想天月一上午兴致缺缺的样子,他着实不知道该不该恭喜对方。

「あまちゃん……不喜欢歌词太郎さん吗……?」

被问到这个问题天月的身形一顿,迟疑片刻揉了揉太阳穴缓缓感叹地启齿,「要是我说,就是因为真的喜欢他所以现在才提不起劲呢……?」

哈?真的?

似乎捕捉到对话中关键词,まふまふ若有所思地即刻解锁放在一旁的手机划到主界面,在时间一栏里赫然印着几个大字。

四月一日。

「所以他怎么和你说的?」

勉强吞下一口唾沫后まふまふ歪歪脑袋观察着略显不安地摆弄着发梢的天月,意图尽力给对方提供一些有效的帮助——尽管他自己也根本没有过什么恋爱经历。

「啊?就……就是刚过正午的时候忽然叫住我然后看上去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把『天月くん我喜欢你请考虑一下和我交往吧』这样的话,直接给说出来了。」貌似事发时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天月不禁再次叹了口气,「就算不喜欢,为什么要做这种让人误会的事啊。」

何况我的的确确对你有不同于普通朋友的喜欢。

「我觉得你还是再亲自问问歌词太郎さん比较好喔?」

……其实あまちゃん你当时根本没有考虑过今天是愚人节的问题就直接当场逃掉了吧。

根据天月的性格几乎能直接判断出对方被告白后的反应,本着成人之美的观念まふまふ终于给出了一条比较中肯的建议。

「——毕竟无论是什么回复,这种事情还是要搞清楚才好。」

尽管对某种可能性仍心中存疑,外语部就读的まふまふ同学还是把未出口的半句话咽回腹中。

加油天月勇者你能行的。

脑内一番豪言壮语,鞋底依然纹丝不动。

……果然还是算了吧。

暗叹自己实在没用的同时天月还是很老实地遵从了此时内心的真实想法,眼见四下伊东歌词太郎班里的同学好像还没有注意到行为鬼鬼祟祟的自己,大概还是趁早溜之大吉比较明智。

至于处理告白这种事,还是得再择他日。

事实证明天月毕竟还只是个未曾踏出象牙塔的学生,有时事发突然超出预期他真的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比如现在。

「天月くん你找我吗?」

大事不妙。

背后温柔安定的男声响起时天月心里不免咯噔一声,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还是迅速调整了一下表情尽量让自己自然地面对本次探班行动的寻找对象。

「嗨、嗨歌词太郎さん……」

本应自然的交流因当下情势特殊不免透露出些许尴尬,天月避开对方的目光招招手,深吸一口气踌躇着开口,「抱歉之前很任性地就那么走掉了,总之如果你今天午休时和我讲的都是真心实意的话……我答应你。」

反正只是玩笑,让我稍微得意一下也不打紧的吧。

理所应当般的,伊东歌词太郎表示理解地郑重点点头,当即同意了。

也理所应当般的,作为天月的初恋,两个人因为一个简单愚人节玩笑开始了看似荒诞交往。

据说当天晚自习期间まふまふ看见了鲜少来到外语部的伊东歌词太郎找到本部的あんく似是有点难为情地不住道谢,又仿佛隐含忐忑确认什么的样子。

生活依旧平静如水且波澜不惊。

有时同先前相比如出一辙的相处模式让天月甚至险些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确实已经成功脱团。

但时间也实实在在地一天天流逝着。

「歌词太郎さん是真的喜欢我的吗……?」

直到交往后的某一天,天月习惯性慵懒地倚靠在恋人的肩侧,无所事事地刷新着动态有意无意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不喜欢你喜欢谁呢?」

听闻对方有点可爱地发问,伊东歌词太郎不禁爽朗地笑出声来半开玩笑般反问道,肩膀随着笑音微微颤抖让天月又直起身来专注地盯着他曾经、当然现在也一直满心倾慕的人。

天月瘪瘪嘴好像对这个解释并非十分满意,也许是心底隐隐的介怀促使,他思考着再次开口,「其实当时就想问了,歌词太郎さん为什么偏偏要选那种日子告白啊……?」

偏偏选择那样的节日,让我惶恐喜欢着我的你是如此不真实。

伊东歌词太郎明显一愣,他显然并没有想到天月对让彼此确认关系的微妙初衷会一直耿耿于怀。

「天月くん,到现在都还不清楚吗……?」

「西方愚人节玩笑的有效时间,是早于中午十二点。」

世界上总是未知不计其数而已知少之又少。

譬如天月并不知道伊东歌词太郎为了那次告白不显唐突其实私下已经练习多次还准备了很久。

他也不知道这位伊东没自信太郎先生如果当天没有看到他再返两人可能至今仍是双向暗恋的友达以上。

他还不知道伊东歌词太郎避开自己跑了好几趟外语部,而愚人节玩笑的主意恰好来自刚交换生归国的あんく。

但天月唯一确定的已知莫过于「他喜欢着伊东歌词太郎」这件事。

这少之又少的零星半点就足够了。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まふまふ笑着向身边大约是因少女心苏醒而听得入神的后辈诉说曾发生在这所学校内的一点一滴,掏出手机花费数秒翻阅来自男性闺密讲述近况的未读简讯。

总之故事的主角直至现在都很幸福。

——————————Fin.——————————

感谢读到这里或者赞推了这篇文章的你♡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请赐我一把银龙裁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