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赐我一把银龙裁决

=Kan。
海底囚人/黑白组,食虾组,眼镜组。
西尾维新/断罪兄弟,人出人。
ELS/DLRG,RGNOB。
LoL/劫刀,泰卡,灯矛,狐琴,EzLux。
OW/源藏,Gency。
电竞同人/圆婊,鸡米花,壳花。
唱见同人/そらろん,そらまふ。
阴阳师/狐跳,荒烟,酒红。
DotA2/PATA,SMVS。
TEW/Ruseb。
极圈自暖。为爱发电。
感谢有你。

【スズそら】ゆきてかへらぬ/Ⅱ

我好像已经 放假半个月了 但是一直沉迷游戏貌似也完全不记得应该去写些字 真的是非常非常抱歉(。

二月开始写的东西了。Ⅰ看我


*cpスズそら 此外均为友情向

*毒/枭スズム×警部そらる

*没看懂百科 设定全是bug

*关键词 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中篇……?应该不坑但是写得慢

*一个大写的ooc属于我 他们彼此属于自己

*请不要代入三次元

*文笔剧情都很烂 没营养 实在没粮的时候再考虑吃它就好(。

没问题的话……?




ゆきてかへらぬ/往去不归

文/津岛竹取




「そら……そらるさん?」

他睁开双眼时天已大亮。

スズム此时正无所事事地趴在距离そらる仅仅三五厘米的课桌边专注地凝视着对方,并毫无自觉地向着一瞬间已满脸通红的他挑起嘴角露出两颗虎牙。

「そらるさん终于醒啦?」

「……你先和我保持一下距离。」

掩饰般可疑的咳嗽后そらる不等得到スズム的回答就要匆忙推开对方,却在碰到スズム肩头的刹那愣在原地。

不对。

一定是有哪里不对了。

「我说睡神そらるさん啊……这都翘了一上午课了你还走不走了啊?再不走我可要走咯?」

尽管如此スズム似乎并没有太在意一反常态的そらる,仍坏笑着揶揄神色间还带着些许困倦青年,揽过对方的肩头就准备离开。

「……スズム。」

「嗯?」

「你不是他。」

そらる仿佛真的下了很大的决心才缓缓启齿,直视着スズム的眼色复杂的瞳孔无比清晰地重复了一遍方才出口的话语。

「你不是我的スズム。」

「果然不愧是そらる警部啊。」

刻意加重了「警部」一词的发音,态度急转直下的スズム只是定定地站在原地,环着そらる的动作一动不动,有意无意偏过的脑袋让そらる看不清スズム此刻的表情,唯有通过对方的自言自语判断出唇齿的一张一合。

「你的スズム?我仅仅是スズム,但可从来不是そらるさん的スズム喔?或者也可以说,你在当年做出决定的那一刻,我就再也不可能属于你了。」

他略微顿了顿,转过脖颈捧起そらる低头躲避自己反问的面庞,逐渐接近的面孔与未曾放开的手臂让そらる有些手足无措地进退两难,勉强吞下一口唾液后喉咙反而越发干燥。

「请そらる警部也别忘记,十年前我最最亲爱的そらるさん,是怎么把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的我,一步步亲手推进虎口里的。」

压抑情绪的低笑在彼此的距离缩短为零后将そらる还未组织好的辩驳尽数封存在双唇贴合的缄默之中。

「我现在的骑虎难下,到底该怪罪于谁呢?」

-

「喂……我说そらる……?」

注视着在沉眠中仍眉头紧皱的男人在自己几近高喊的呼叫后只是抿了抿嘴,彻底确定没指望得到回复的スズム眉间也有些微蹙,一边单手抱着胳膊一边用空闲的五指摆弄着そらる的衬衫领口。

「ス……スズ……」

终于捕捉到的一点带着特有鼻音的男声也在被发现仅仅是梦话之后浇灭了スズム心中最后一点期待的小火苗。

……我这究竟是干什么了才能这样?

尽管内心世界满是无奈,但是听到そらる在睡眠中迷迷糊糊的呼唤着的也是自己的名字,他的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孩子气的得意的。

如果我们不是犬猿之仲该有多好。

スズム的脑袋里刚冒出这样的想法后就开始自嘲自己的幼稚无趣,不说そらる现在估计恨他要恨得恨之入骨了,而且そらる但凡有一点把自己视为挚友,当时两个人就不会生生把彼此推上一条往去不归的相背道途。

那为一个根本不在意他的人奉献自我还有什么意义。

紧握的拳口将平整的衬衫布料也攥出了条条褶皱,逐渐收紧的力道也迫使そらる因窒息感清醒。

他再次睁开眼时尴尬也悄然弥漫在整个房间。

「你做梦了。还叫了我的名字。」

良久还是スズム率先开口。

そらる怔怔地将视线下移到スズム攥着自己领口的手臂,又瞥了眼スズム眼底难得出现沮丧的双眸。

「不过这可不是梦喔。」

不顾对方的不适感轻易拽住已经快要被そらる遗忘在脑海中的颈圈,スズム眯起眼角终于缓缓启齿,「也说个你关心的事吧,关于まふまふ。」

「能找到这附近不得不说真的很厉害啊,まふくん。」话虽如此スズム却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哈欠,食指骨节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桌面,「还伤了一群废物,我的东西也动了不少。」

「所以そらるさん,该是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有过什么承诺。」

スズム貌似早料到了他冷冷冰冰的回信,也怠于解释自己所谓「承诺」之类内容,只是饶有兴致地拍拍掌给了そらる一个除了互相之外都不明所以的答复,继而满意地扫过そらる闻言咬牙切齿的烦躁神态。

「无所谓,那就是我强迫你这样做。」

他说。

-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唯独他们置此之外。

酒吧内スズム正咬着钢笔笔杆煞有介事的在一张白纸上写写画画涂涂改改,而一侧的そらる正被他牵着脖子完全制约。

即使まふまふ与天月已经锁定了搜捕范围,スズム也一点儿没有惊慌失措的样子,甚至还挑了个空当去看望基层罪犯。

そらる觉得スズム一定是疯了。

「我这是亲民。」

面对そらる的嘲讽スズム只是无所谓有无地瞥了他一眼。

时隐时现的顶灯灯光将周遭气氛烘托得暧昧不明,嘈杂的人声掩盖了肮脏不堪的违法交易,环顾那些因沾染毒/品而状若癫狂的不良人和点点无意中散落的白/粉,そらる不禁一阵反胃。

「不用看了,そらるさん记住这些你认为的嫌疑人也没用,只不过是群乌合之众而已,但凡我们做这行的最忌讳碰这个。」スズム还是没有抬头看向そらる一刻,依旧颔首在纸页间不断奋笔疾书,「而且穷酸鬼们也只用得起白/粉了。」

「噢。」

即使这么做听起来很荒唐,そらる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他即使嘴上并不服气,内心也确实顺从了作为头号敌人的スズム表面极不可靠的建议。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スズム终于忙完了他手头看起来好像无休无止的活计,合起笔帽将它和字纸一道塞回衣袋,肘部向后靠支撑吧台瞧着そらる,「比如痛骂一顿我的倒行逆施?」

「没心情。」

「该说そらるさん学乖了不少还是正义感不足呢。」スズム显然也不在意,只是耸耸肩半劝半强地把そらる拖离吧台——其实スズム的体力大概本不如对方,但是そらる着实苦于那条充满恶意的皮颈圈的束缚,对スズム的过分行径也无计可施。

「麻烦そらるさん今晚务必和我一步不离,」看似请求的词句在スズム的口中却摆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堪比狐狸精明的男人还是以平稳的步伐前进着,仿佛接下来生死攸关的一切都与自己不相干,就连所掌握的唯一生命也不属于自身般,他向そらる道,「因为明天我是死是活可还要拜托そらるさん了。」

「那请你去死吧。」

「这可不行,说好听点そらるさん,」スズム终究再次不合时宜地轻笑出声,似乎完全不顾及そらる的感受,「你我一莲托生。」

他以胜者的姿态微微昂起头,上调的嘴角刺得そらる双目生疼。

如同暴虐的君主身处王座,以自我中心的武断恣意玩弄着他的臣民。

——————————TBC——————————

这个中篇它真的真的没有太监 相信我(。

最后感谢还愿意看我陈词滥调的你♡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请赐我一把银龙裁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