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Kan。
海底囚人/ELS/LoL/OW/阴阳师/Vocaloid/DotA2/TEW。
低产杂食又拉郎。
为爱发电的医学预科狗。想要写出有温度的文字。
【头像背景 by Loble/Orekigenya】

【しんそら】林檎毒骨

天黑放污……?(别信
妈的为什么马上要一模了我反而忽然那么能写……。(并没

*S!N→←←←そらる
*床/伴设定 教主打完就走(什
*没有描写肉是因为不会写 跪地
*三题故事 苹果 毒蛇 背德
*自我妄想满足 结果割完腿发现真他妈难吃(。
*撞梗 bug 别字 诸如此类 指出的话非常感谢
*超级短 是个段子
即使能接受的话 也请仔细考虑再下滑。


林檎毒骨
文/津岛竹取


「そらるさん喜欢苹果吗?」

逐渐逼近的青年修长的手指缠绕过他耳边卷曲的短发,指尖游走的形状如同狡猾的庭中之蛇。

「不喜欢。」

他直截了当的回答和略带粗暴的语气是内心焦躁情绪的最佳宣告。

「是吗。那真可惜。我喜欢喔。」

似乎是丝毫没有感受到对方几近底线的最后通牒,青年将食指抵在下颌露出惋惜的神情,流露出的露骨视线理所应当一般绕着他画了个圆弧。

「就算那样又与我何干。」

几乎算得上秒答。

青年没有回话,反而是他抿抿唇终于仿佛下定了什么重大决心一般抬起头直视着对方暗茜色的瞳仁,不满和反感简直要透过外衣满溢出来。

「我记得我说过,我们已经没关系了吧。S!N?」

「啊……真冷淡。」S!N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旋即嘴角的弧度又更加明显地勾起,笑容好看得几乎让人心脏漏拍——虽然这明显不能引起一步之遥的他一丝一毫的兴趣,「但我就是喜欢这个样子的你啊。」

突然缩短的距离,放大的面容,以及温热的气息。

一切都那么清晰鲜明却又措手不及。
他和青年互相交换了一个深吻。

随后如同往常一样,无可挽回的事态完全得不到他的控制。

-

一觉天明。

自然清醒之后S!N的身形已然无迹可寻。

明明应该已经感到习惯,但注意到那个空无一人的位置后难以启齿的失落感还是如约而至。

很糟糕。

心里这样想着手上已经很麻利地开始处理起腰部的淤青和脏污的佐证。当指尖触及颈项间时他却如同触电一般缩回手,每一个细胞都开始不受控制的战栗,颀长结实的躯体无力地缩成一团。
搏动的颈部血管边是片仿佛伊甸园的苹果一般鲜红的、由于对方的过分行径而造成的痕迹。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苦笑还是在啜泣,但无论哪一种,倘若被那个藤色一般不可触碰的青年知道,一定又要因自己的愚蠢而被在暗地里嗤笑一番。

真是受够了。

但他也清楚只要是面对那个人,第一百次的毒誓就意味着第一百零一次的违背。

指甲紧紧地抓在醒目的吻痕上,似乎如此血痕就能洗去自己的不洁一般。

欲盖弥彰。

「我不想再如此沉湎。」

他对自己说。

「可是我办不到。」

即使他知晓S!N现在兴许正和别人说着缠绵的情话,和别人有着暧昧的纠葛,他也不能。

因为他爱他。

即使他不爱他。

粘腻的苦涩液珠顺着喉咙轻而易举地滑进心房,再由血管泵至全身。

一切从最初缔结下离谱的约定时就已完全不可逆。未曾有任何防微杜渐的措施,所以结局是现在这份不管不顾的恶毒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深入骨髓遍布他的周身。

「你满意了吗。即使明知道你如此荒唐无理,我也心甘情愿把心全权交付给你,即便沉沦不归也不愿回头地全然接受。」

他不禁悲哀地想到。

-

他不喜欢苹果。

但是唯有那条毒蛇送来的苹果让他甘愿饮鸩止渴且甘之如饴。

「你病入膏肓?」

「我爱深至骨。」

——————————Fin.——————————

感谢如果看到现在还没有想打死我的你。认真(。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病名为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