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Kan。
海底囚人/ELS/LoL/OW/阴阳师/Vocaloid/DotA2/TEW。
低产杂食又拉郎。
为爱发电的医学预科狗。想要写出有温度的文字。
【头像背景 by Loble/Orekigenya】

【存戏】终世于灰 GG/Kcalb自戏

GG/Kcalb


正体原著梗 字数终于够了一千结果都是废话。要气没气要戏没戏系列。题目是我胡诌的(。


不嫌弃扩列戳1710164443。


凛冽虚妄的冷风从额首刮过,耳边朦胧传来炎魔纵然音色模糊不清但高傲跋扈之意却仍清晰可辨的讽刺性笑声,本欲咬紧牙关意图尽力再战,无奈眼前终结之湖本已单调不堪的灰蒙景色也因一番挣扎变得更加沉滞模糊,只得单手扶向岩壁再次默然依回原处。


刚刚找到倚靠腥甜浓稠的鲜血便即刻从咽喉反溢不止,唇齿间充斥着肮脏的铁锈气息,尽力自行努力维持着意识的存在想要活动身躯的同时,伤臂方才被炎魔轻易卸下传来的剧烈痛感却不合时宜地牵动起自己的神经而几近昏死过去。


「咳咳……咳……!」


声音嘶哑地咳出一口淤血后耳边对方逐渐逼近的脚步声也越发清晰,听闻他似是不屑于自己的愚昧一般的嗤笑后强抬起眼睑开口,「你还真是不可一世啊……。」语毕不愿再浪费所剩无几精力对上他的不屑一顾的目光,忖思着事情的展开大约已然到了那些孩子们所能应付的底线,愈发恶劣的战斗情况留给自己的时间正越来越少而着实不容拖延,所以面前属于炎魔的王者也因此显得更加棘手难缠。


额角鲜红的血迹顺着面庞一路下滑带来黏腻的触感,耳畔也传来了混乱的嗡嗡蜂鸣,但脑回路却反而因战事暂停更加清醒分明。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必须想出解决对策。


也许从地底脱出后张目环视这个世界的第一眼,自己就已经动摇了。历经种种时至今日,护其无虞自然也是理所应当的己任。纵使对方如何强大,深知后退的道路和放弃的理由也根本全然不存在,留给自己的可选项也只有祭出最终的招式背水一战。小心调动周身些许尚存的气力,自我感知的估计也回告着虽然力量所剩无几,但全力以赴地最后一搏也大概勉强够用。


应该没什么问题。


况且无论如何自己毕竟也是魔王。


「看来只能那么办了吗……。」


尽力打起精神后颔首沉吟自语略微活动腕骨,估计着最后的准备已全然充足后神色带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下一秒深渊般的漆黑便已然吞噬苍穹,成为原本倨傲的炎魔周身不可打破的桎梏。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什么都不做就给你杀掉?」迟许领会到对方力量的分崩离析,不禁因由衷的满意而咧开嘴角,内心轻嗤于对方的大意所带来咎由自取的愚昧与败北,注视着他短暂慌张后转而暴怒的面孔似是嘲弄。


「那么下面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愚不可及的到底谁呢?虽说在这之前,你就得为你对这个世界做出的暴行……加倍返还全部的代价了。」


即使清冷的声音中充塞着鄙夷与蔑视,动用了不得已之策后的脑回路也已有些昏沉不清,接近极限的体力终于难以支持,便随着越发浓重的睡意和间歇不断的痛感微阖上双目,费力别过头转向一边仍满怀担忧与不安地轻呼自己「叔叔」的恶魔少女启齿,「他现在已然手无缚鸡之力。至于剩下的……麻烦拜托你们了。」


2016/2/17

评论
热度 ( 9 )

© 病名为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