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Kan。
海底囚人/ELS/LoL/OW/阴阳师/Vocaloid/DotA2/TEW。
低产杂食又拉郎。
为爱发电的医学预科狗。想要写出有温度的文字。
【头像背景 by Loble/Orekigenya】

【そらまふ】Step by step

就算只是逐步逐步地去追赶,我也总有一天会抱紧你的。

 

Attention

*まふ主动 但确实是そらまふ(。

*请勿带入三次元

*大概是颗糖

*通篇ooc 不崩角的好像只有名字

*特别意识流的这么一个玩意 根本不存在文笔和剧情

没问题的话请再继续。虽然也可以选择看完了再回来揍我。(不是

 

 

 

Step by Step

文/津岛竹取

 

 

 

まふまふ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糟糕。

目前正十分不正常地发烫的面庞也好、胸腔内仍突突跳动频率过快的心脏也罢,都把矛头指向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正毫无知觉地安眠于他的身侧,呼吸平稳,看得出已经沉浸流连于梦乡的そらる前辈。

早已无法感知屏住呼吸保持这个动作的间歇时钟的指针已然跑了几个来回,连身体都有些因刻板的姿势而麻木僵硬,まふまふ无奈咬紧了下唇,轻手轻脚地回转身体,柔软厚实的被褥在小心翼翼的动作下所幸只传出窸窸窣窣的摩擦声,面前的男性并没有丝毫醒转的兆头。

「そらるさん……」如少年般轻柔的声线不知是浅声呼唤还是自言自语,专注的目光聚焦在对方的面庞上,澄澈的双眸在月光下泛着憧憬而倾慕的光芒,但脑内心猿意马的念想却一直挥之不去。

他喜欢そらる前辈。

不仅仅是出于朋友间的喜欢,而是那种想被他拥抱、和他接吻的喜欢。

当然同时自己也一清二楚,他和そらる之间没有任何可能。毕竟总是围绕他纠缠不清、面对他动机不纯,甚至连个可爱的女孩子都不是,任哪个男性都不会喜欢的。但即便如此,他也愿意仅仅陪伴在这个男人的左右,做他身边一颗不起眼的同步卫星。

年少的暗恋总是青涩单纯而担惊受怕,害怕惊动身旁似乎睡意正浓的青年又无法忽视对他本能的贪恋,まふまふ屏息凝神地逐渐缩短着两人间本就不宽裕的距离,直到自己几乎能看清そらる随着气息轻微颤动的睫毛。感受到铺面而来的温热一时间有些晃神,旋即又仿佛下定什么重大决心般伸展关节将手臂缓缓搭在对方的腰际。

快点睡着。第二天一睁眼就什么都忘掉了。这样自我催眠的同时,まふまふ强迫自己阖上眼睑。

……怎么可能。他期盼着可以和そらる同床共枕不知道有多久,即使现在只实现了前者,但无论如何这段经历已经全然印在他的脑海中无法抹消。

该死。这样根本不可能睡得着。放弃了听上去就很离谱地数绵羊,まふまふ闭目塞听整理着雪片一样不断涌现的记忆,其中的主角意料之中大都是自己,和自己面前的男青年。

这样难以割舍的依恋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凌晨半夜房间外的门板被狠踢着发出砰砰闷响,自己还穿着睡衣几近绝望地蜷缩在角落握着手提电话时,そらるさん二话不说便匆匆赶来挡在他的身前义正言辞地与对方协商约定「不要再这样对まふまふ了」的那天?

还是每次一起出演live,别过头总能看见他满是鼓励与信赖地注视自己的目光,在互相把安心的信号确认传达到对方身边后,步下舞台还为自己关怀入微地抚平肩头的衣褶时?

又或者说从他在自己的锲而不舍下第一次答应共同合唱,如海底深潭一般沉稳柔和的嗓音从话筒内传到彼侧自己的耳畔时,就已经离不开了?

可自己所做的回报就是趁着そらるさん聚会上醉酒,还利用他内在对自己独有的不善拒绝的温柔死皮赖脸地把他拖进家里。

真是厉害啊まふまふ。自嘲自讽地又收紧了一点双臂,张开双目视线扫过对方柔软的唇瓣。

——总之这种卑微却真实的依赖是源于何事又何时而起已经无可考究。

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从他发觉深陷于这个人的温柔开始,就已经注定无法全身而退了。

他是干枯的沙床上将死的鱼,只有名为そらる的汪洋能成为自己的救赎。这是道再简单不过的单项选择,要么现在不留后路纵身一跃,但一旦失败就再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要么就不求被他多看一眼永保平淡,最后在搁浅漫长的痛苦中渐渐窒息分崩离析。

坦言来讲,まふまふ着实不想选择后者。纵然自己并不理解博弈这门所谓高深的艺术,但第六感清楚明白地让他觉得,如果现在再不赌一把的话,他会后悔一辈子。

或者如愿以偿,或者连朋友都做不成。

孤注一掷。

「そらるさん……对不起。」

半垂下眼睑收好眼底的歉疚,まふまふ抿抿嘴,破罐破摔般将唇瓣小心翼翼地贴合在そらる的嘴角。

已经这样了,再贪心一点也是可以的吧。

「まふくん……?」

耳畔忽然传来夹杂着些许慵懒的男声。

不妙。

一秒间就能判断出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主人,慌乱不及刚想拉开安全距离却正对上そらる那对深邃的眼眸,入睡前原有的醉意显然已经了无踪迹,饶有兴致打量的目光使まふまふ的大脑一片空白愣在原处。

全局崩盘。

似乎被唇间的暖意灼伤,まふまふ终于回过神来慌忙坐起后退,捂紧唇瓣强压下内心的不甘与疼痛,如同忘记了这原本是属于自己的床铺险些翻下床去。

「喂。」

当他以为自己就要脸着地对不起颜值地摔个痛快时熟悉的温度再次包裹了背脊,明显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那温度不可能来自于别人。

「真是受够你这家伙了……到底是要蠢到什么程度?」

「唔……?」

一时间脑回路没有跟上对方的思路,まふまふ有些反应不过来地定定注视着虽然满脸嫌弃却并非厌恶的そらる,直到对方再次悠然启齿,自己整个面孔险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到耳根:

「まふくん刚才的一举一动我全部都——一清二楚。」

「我明白了。」清楚他委婉的言语间蕴藏的弦外之音,那份平日里独到的温柔此时却是难以言喻的残酷,まふまふ咬紧牙关,终于开口在对方挑明一切前先行实施了自我判决,「以后不会再缠着そらるさん了。」

「所以我才说你真是和个笨蛋一样……你是不是哪里误会了?」そらる有些气极反笑般地嘴角微微扬起一个明快的弧度,却又担心这个笑容会让眼前这个大男孩一样的青年带来更深一步的误解和困扰,不得不尽力遏制住浅笑收缩臂膀把他完全环进怀里,「虽然如果是男生这样做的确很恶心……」

发觉到怀抱中立即僵住甚至略微颤抖的身躯几乎都能想到人瞳孔急剧收缩的样子,不忍心再继续戏弄对方的そらる即刻收起了自己潜在的恶趣味接上未言出的半句话:「但如果是まふくん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诶?

まふまふ甚至有须臾产生了自己听觉失灵了的错觉,即使察觉被自己朝思暮想的暗恋对象拥抱得更紧也不敢断定,

「そらるさん刚才说……?」

「……不说第二遍喔。」略微不满的蹙起眉头,瞥见まふまふ瞬间失望得跌落谷底的神情思考再三还是放软了语气,「看来有时候偶尔也要尽到作为前辈指导后辈正确方向的责任啊……。」

「——我刚刚说,すき。まふまふくん。」

未曾介意的出格越界是因为喜欢你。

「そ、そらるさん……!」

「什么?」

我希望你能亲口说出你的心意。

「あい……」

我知道。

「愛してる。」

将对方因过于紧张激动而有些咬到舌头的告白先行表述明了,同时把方才未完成的缱绻亲吻在胶合相拥中尽数补完。

——我一直都知道。

——————————Fin.——————————

啊啊空围今年真是太暖了……被まふくん一月的那个blog感动到不行;;そらるさん也好温柔啊好想嫁给他(什么)……总之希望两个人以后也继续友谊长存 做自由的音乐!一专也请加油大卖——

最后 感谢不嫌弃我耐心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2 )
热度 ( 55 )

© 病名为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