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Kan。
海底囚人/ELS/LoL/OW/阴阳师/Vocaloid/DotA2/TEW。
低产杂食又拉郎。
为爱发电的医学预科狗。想要写出有温度的文字。
【头像背景 by Loble/Orekigenya】

【まふティンまふ】单车偶然

感觉是烂尾之作。

深夜失眠产物。手机排版虐狗_(:_」∠)_

今天也还是非常不会取名。


食用须知

*まふティンまふ无差

*不一定很甜但是保证不虐

*文风病危住院 

*文笔不如小学生

*视角混乱

*日常安定ooc

*很短很短很短 

*明显和唱见真人无关,切勿代三

*学paro如有撞梗十分抱歉

*应该是烂尾了感情进展就像热得快(pi

以上,请注意排雷w

 



并非是什么自从小学校开始已然清楚对方喜欢何种便当的幼驯染。 
也不是过于注重虚无形式的社会人时期对外宣称友谊的麻木关系。

まふまふ和赤ティン是从关西的高中结末开始认识的。

18岁的赤ティン是个闲不下来的话匣子,况且高三的课程对不怎么努力的他来说排得也并不是太紧,这就给了青年身上活跃的不安定因素更多惹是生非的机会。
于是在烂俗的少女漫画剧情时常发生的夏日午后,赤ティン就让まふまふ差点被抬进医院。
咬着吐司面包的赤ティン踏着单车的脚踏板向前疾驰,有些毒辣的阳光将青年的身影打碎投到被焦灼得有些热度的水泥地面,细微的汗珠透过毛孔渗出,越过下颌在重力作用下流淌至颈窝,勾勒出青少年特有的漂亮颈线。长呼了一口气后他暗暗咒骂着失灵的闹钟导致作为走读生的他不得不为了赶上晚自习的死线而违背交通规则。 正在分神期间的他从被多事分子议论为什么总是迟到抱怨到任课老师是如何如何古板乏味的时候,一抹突兀的人影闯入赤ティン的视线。 
根本来不及思考,在脑内回路还一片空白的时候,面前就只剩下吃痛地捂住腰侧的男青年。
赤ティン一瞬间产生了一种这个人不会是来碰瓷的吧到底扶不扶的心理。
摇摇头尽量挥去脑内不切实际的想法,想着舍己为人坚强不屈的少年英雄赤ティン是绝对赶不上晚自习了,便安心地打量着这个给自己惹来麻烦的人。
啧池面。
看到那张脸赤ティン不禁带有私人情感偏差的暗自啐了一口。 皮肤因为缺少日照而有些过分苍白,略长的白发干净整洁地打理得很不错,五官的精致程度带给赤ティン的印象却是有些不像男性的水准。
对方抬起头来,绯红色的瞳仁就这样对上了赤ティン自以为有些失礼的视线。
“……抱歉抱歉!不是故意把你撞倒的请原谅!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医院的真的很不好意思!”才回过神来的他立刻匆忙地向对方道着老生常谈的歉意,伸出双手把这个貌似受伤的池面先生拉起来。
靠好高。
在心底骂了一句脏话。
抬头盯着相对于身高体重意外很轻的青年,赌气似的直视着那个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却有些慌张回避的目光,“我的名字是赤ティン,你呢?”
“……”
话音刚落赤ティン就后悔了。
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啊。明明是他有错在先把对方撞倒了,却还这么仿佛事不关己一样厚颜无耻的问出这么理直气壮的问题。再次一步,即使两个人只是单纯的萍水相逢,池面先生似乎也没有必要回答他的问题——何况自己方才的语气似乎还有些不善。
“……まふまふ。”最后还是对方先打破了冗长而微妙的沉寂。
“啊……まふまふくん是吗,请多指教。”暗自松了一口气,庆幸自称为まふまふ的人并不是什么不好说话的角色,性格估计也是很温和的人,因为赤ティン自以为换做别人的话大概要打他了。
于是まふまふ望向这个元气声音的发源地,在看到赤ティン穿戴有些不认真的制服表情时一瞬间有些异样:“赤ティンさん……这是准备去哪里?”
“嘛去学校啦,”想到不公的罚站政策赤ティン的情绪变得有些不满,正想和まふまふ抱怨些什么,看到对方那件款式乃至色调都一模一样的制服才有些惊异地恍然大悟——关于两个人是同校生这件事。
“まふまふくん也是A中的吗……?”自己抱着怀疑的语气向他发问,得到的回答是拼命点着头的まふまふ。
真是好巧。
赤ティン有些有趣地扫视着まふまふ变得惊喜的神色,忽然凑近笑着拍拍他的肩,语气也亲和了不少:“まふくん是在读几年级呢?感觉你有些面生呢。”
“二、二年级。”被赤ティン的动作有些吓到的まふまふ如实回答,纠结地思考半晌还是没有拒绝这个初次见面的人对他来说有些过分亲近的动作,毕竟他也知道这是怪罪于自己的交流障碍。
“……乖叫赤ティン学长。”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生长良好吗。
明明比自己小整整一届却高出自己半个头的压迫感使不爽之极的赤ティン很后悔之前把まふまふ在自己的认知中定义为成年社会人一类的角色。
似乎忘记了自己也还没有成年哦赤ティンさん。
“才不要!”似乎被戳到什么点的まふまふ涨红了脸猛地抓住了赤ティン的手腕,在耳膜收到对方的一声痛呼之后意识到自己的动作着实有些失礼。
“……抱歉!”
“真是的明明是我撞倒你了但是为什么却是まふくん你在单方面道歉呢。不知道的人大概会以为我是在欺负后辈吧。”很快自然而然地拿出了作为前辈的自觉的赤ティン叹了口气无奈地揉了揉痛感犹存的腕骨,伸出手向着一脸歉意的人发有些出邀请,“搭我的车一起去学校吧?”
“诶……?”
まふまふ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まふまふ虽然有些社交恐惧症,但他毕竟不是没有朋友。看似难以接近的前辈、滑头堪比狐狸的同级生、以及总是无话不说的闺蜜まふまふ一样都不缺少——甚至连来自有点厌学的同性童贞的告白都收到过。只是这么快就有近乎朋友举动的人,赤ティン是头一个。
“不愿意吗?”
“没有的事!谢谢你赤ティンさん!”
看到赤ティン有些心灰意冷的样子,まふまふ几乎是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但是赤ティン瞬间变得好似整个人生都灿烂起来的笑容让まふまふ痛心疾首地觉得自己的感情收到了欺骗。
大魔法师まふまふ你为什么就那么容易上当呢。
将双臂环在赤ティン的腰间,伴随车轮翻滚着卷走每秒的时间,无论是身旁的破碎的树荫与高耸的建筑物还是有些渺远却不乏聒噪的虫鸣,都这样消失在身后的远方,但赤ティン老练的单车技巧却让まふまふ觉得有些不妙。
如同滑翔的车速即使对大魔法师来说也有些吃不消,而且显然单车的高度对身高和赤ティン不在一个级别的まふまふ来说有些不合适,他不得不蜷起脚趾以免由于不小心的脚尖着地然后和房屋树影一起消失在赤ティン的身后。
“赤ティンさん……”
细若蚊蝇的声音从赤ティン的脑后传来。
“怎么了?”
尾音有些上扬的轻松语调。
“我……怕掉下去。”
在战胜了极大的羞耻心又做好了被对方嘲笑一番的准备后,まふまふ终于鼓足勇气说出了这句话。
“噗嗤。”意料之外地赤ティン没有哈哈大笑地说着まふくん你怎么这样胆小啊一类的话,只是轻笑一声,稍稍偏过头去,“那环紧一点就好啦。我不介意的。”
听话的将双臂的力度加大些许,まふまふ觉得自己几乎要和赤ティン贴上。对方侧脸的轮廓与笑容在阳光的勾勒下更加璀璨,肌肤的温热隔着制服的布料传达过来,搏动的心跳似乎可以互相重合。
まふまふ抿起嘴,两个人一路再无多言。

或许就这样下去也不错。

被阳光染上淡金色的高个子青年这样想到。

=====Fin=====

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概也算是入圈初心吧。

希望两个人的关系能回升的要好一些。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受累来和我聊聊天也好的说些什么w

总之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病名为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