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Kan。
海底囚人/ELS/LoL/OW/阴阳师/Vocaloid/DotA2/TEW。
低产杂食又拉郎。
为爱发电的医学预科狗。想要写出有温度的文字。
【头像背景 by Loble/Orekigenya】

【スズまふ】十指/Ⅰ

大概是个坑!排雷注意!lo主坑品实在不大好_(:з」∠)_

不废话了被催着去吃晚饭再啰唣大概就要被打了(。


食用须知
 *人物配对为スズム×まふまふ
 *请务必不要带入三次元
 *ooc严重(深沉地
 *手癌患者文风出走
 *学paro傻白渣可能甜
 *请多多指教
 以上,不适者慎。




对于我来说、你是那么鲜明而温和的存在。
 想要握紧你的手,感受到你的体温由十指相扣的姿势融入掌心。



「十指」



スズム很喜欢まふまふ,是仅限于朋友间的喜欢。
 就像所有关系要好的朋友一样,他也总是照顾着他、带着他消磨周末的时间、一起走过从家宅到学校时的不近不远的路程。
 まふまふ很喜欢和スズム在一起时的感觉,因为只要有这个人的话就会很安心、就没有什么需要担心——就像最真切的朋友一样。
 就像今天也是一样。
 “まふまふ……?”耳边传入的是那个人熟悉的温柔声线。
 虽然很想做出些什么回复但是好困啊。
 做出了这样任性决定的まふまふ决定残忍地忽略对方的词句。
 拜托就让我再睡20分钟。
 “まふ。”收不到回答的声音就在耳边带着温热的气流略过。
 “啊啊……可以啦我知道了!”被气息带来的瘙痒耳根顿时红透,まふまふ的睡意伴随着スズム的恶作剧就这么一同离家出走。
 “可恶这シジミ……”口上抱怨着自身不满的まふまふ最终还是决定和宿舍温暖的床铺悲壮地告别——在他看到距离古板的几何老师的早自习还有20分钟的时候。
 拉着スズム勉强赶上了早自习,まふまふ便开始了自己的走神大业。
 说实话他并不怎么擅长名目繁多的几何代数一类的东西,性别所伴随的与生俱来的理科思维在他身上也完全体现不出来,只有外文或是国语稍微能带给他一点拯救。
 不过这方面曾经一直和自己一同站着坚定立场的スズム却难得不认同自己。スズム是全科都十分优秀的好学生是不置可否的事情,只是文综补习每次都要麻烦拜托了まふまふ。自己和他谈论起长篇大论的文章的时候,スズム每次快要酸素不足一样的表情就是最好的佐证。
 这样想着まふまふ不禁将视线转移到スズム身上。
 对方正专心地倾听着讲台上的老头不断倾泻出来的生涩难懂的语言。
 真是的这些东西怎么可能学得会啊……
 スズム的手帐上从来没有少过这些稀奇古怪的数字,就算まふまふ尝试着将对方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这边来——スズム毫无停止迹象的笔记今天也依旧提醒着まふまふ找伴计划的失败。这些东西是自己无论如何也难以咀嚼透的,而且再做得过分的话恐怕也逃脱不了罚站的命运了,明白这一点的まふまふ很知趣地把歪得有些酸痛的颈部转回来。
 啊啊反正还是要借这个家伙的笔记嘛就让他记得全一点好了。
 完全没有在不满哦まふまふくん。

终于度过了被字符盘踞着整个大脑的时间段,被拖长的铃音唤回现实之中的まふまふ勉强打起精神看向带着笑容的那张脸。
 “诶……哦是スズムさん……”年轻的青年的声线成分只剩下了软绵绵的有气无力。 看着对方低垂的毛绒绒的脑袋スズム有些忍俊不禁。 
 “很累吗もふもふくん?”
 “是まふまふ……!”被スズム形容为もふもふ的人毫无说服力地用声音反驳着啼笑皆非的对方,眼睑外只能看见スズム的笑意又加深了一层。
 “是是是、まふまふくんw”带着无可奈何迁就幼稚园生的表情,スズム将手中揣着的一罐罐体还凝结着水珠的冰凉的牛奶推到まふまふ的书桌上——更准确地说是直接将金属罐的凉意传导到了まふまふ的脸颊上,“产地是你喜欢的北海道哦。”
 “诶……?スズムさん最好啦!”看着一瞬间又恢复到元气满满状态的青年,很轻易地就哄好了まふまふ的计划通先生顺手揉了揉对方手感良好的脑袋,整齐的银发因为亲昵的动作而有些散乱。
 “哇你这该死的……”因为坐着而被对方暂时占据了身高优势,まふまふ不得不接受这个强加的动作,口中无可奈何的低声抱怨了几句,但是看在牛奶的份上也不准备过多深究,拍打着衣摆上的灰尘冲着スズム咧开一个笑脸,“スズムさん中午也一起去吃便当吧。”
 感觉对面池面系男子的笑容几乎要闪耀出光芒来。
 スズム一瞬间有些呆滞。
 果然是很优秀的人啊。如果有着外向的性格的话会是十分受欢迎的类型吧?
 坦白讲まふまふ在很多方面都做的无可挑剔。性格温存、长相吃香,处事也和气谦让,虽然成绩排名上面总有个没心没肺的スズム在那里摆着,但是まふまふ还是毫不犹豫地去和对方玩起了过家家一样的做朋友游戏。当时看着在黄昏的夕色下涨红了脸宛如告白气氛的青年在漫长的沉默后终于鼓起勇气,仿佛做出了什么关乎命运的重大决定冲自己几近叫喊的说出:“スズムさん、请……请和我成为朋友!”这样的话的时候,スズム几乎没忍住地笑出声来。
 后来和这个人就以这样近乎荒唐的方式成为了朋友。
 但是至少两个人都对现状十分满足。尽管现在自己和まふまふ的相处方式就如同最普通的男子高中生一样,但是まふまふ是个交流障碍这件事,スズム一直都很清楚。就连まふまふ对此也一直是持着难以置信的态度,在认识スズム之前,他几乎无法和任何一个不亲近的陌生人正常的交流。
 虽然现在也是一样。
 スズム想着,那是不是证明两个人终于成为了亲近的人了呢?
 又究竟是跨越了多大的鸿沟才能向现在这样的呢?
 他不知道。
 “スズムさん,在走神哦?”视线范围中骤然扩大的面庞让受惊的狐狸先生接连后退几步,直到后腰撞到了椅背后留给了まふまふ一声吃痛的哀嚎。
 “……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看着スズム小丑一样夸张而滑稽的动作,まふまふ似乎也看到了什么令人惊骇的东西,用有些古怪的神色望着抱着腰咕哝着的スズム。
 “没有没有!是我不小心而已啦!”随便找个了拙劣的借口,スズム大大咧咧地一把揽过まふまふ,企图掩饰方才自己走神的罪行,“好的那就一起去天台吃便当吧!”
 被比自己矮的人强行压下脖子的まふまふ感到和スズム在一起的今天也是不好受极了。
 =====TBC=====

写得比较急……有别字的话请务必告诉我!非常感谢!

感谢可以阅读到这里的你w

评论
热度 ( 23 )

© 病名为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