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Kan。
海底囚人/ELS/LoL/OW/阴阳师/Vocaloid/DotA2/TEW。
低产杂食又拉郎。
为爱发电的医学预科狗。想要写出有温度的文字。
【头像背景 by Loble/Orekigenya】

【しんそら】追逐战

我一个话唠这时候竟然不知道该废话些啥x

S!Nそら初尝试,请多指教w


食用须知

*人物配对S!N×そらる

*请务必不要带入三次元

*ooc严重

*私设堆积成狗

*文风它去世了

*学paro,傻白大概还不甜

*我我我是个渣渣请多多指教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喔。




「追逐战」




S!N很享受作为猎人的过程。
  说实话,甚至连自己也不清楚具体的缘由。但是看着对手慌乱的神色、即使已经濒临死线仍旧强装镇定的样子,他的嘴角总能勾起满意的弧度。
  对那个人的态度也是一样。
  起因只是和那个人对视了秒余,便没来由地开始在意他。当那双深邃得波澜不惊的眼眸直直的扫视着S!N全身上下的时候,无处可藏的感觉使S!N有些无所适从。好在视线仅是稍作停留继而十分爽快地漂移而去,仿佛刚才有些过分的目光不曾存在过一样。
  有趣。
  被他人轻易洞察的S!N却有些轻松愉快地这样想到。毕竟平常这样的角色都理应换做是他。无意间瞥向对方胸前泛着金属光泽的生徒证明,上面铭刻的三个小字便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そらる。
  真是比空色和深海还要干净的名字。
  不过如果把这个名字的主人弄脏会怎么样呢?
  当脑海中这样的想法一闪而过时,S!N被自己危险的思想吓了一跳。对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产生这样的想法自己也是没救了吧。
  不过也许也不算是陌生人。回忆着那件与自己的款式别无二致的学生制服和似曾相识的面容,S!N得到了そらる大概是与自己同校同级的男子高中生的结论。
  不久S!N的猜想便被证实。
  “抱歉,伤到哪里了吗?”温柔的声线带给耳膜有些模糊的听觉,S!N按揉着被砸下的书籍撞痛的头部,抬头正准备将对方说教一通的时候,那个人胸前的生徒证明却恰巧映入眼帘。
 そらる。
  三年级二班的生徒会副会长そらる。
  突如其来的偶遇让S!N的大脑有些反应迟钝。
  “喂,不是撞傻了吧?”原本温柔的声音里掺杂了些许不耐烦,本来背在身后完全没有打算伸出的双手也腾出来在他的眼前晃晃在去试试S!N的反应。
  “真是谢谢そらるさん啦。”强行拉住对方确认完毕后准备收回的右手,表现出被对方拉起一样灿烂的笑容,不出意外地そらる的脸色闪过一丝不悦,“那么还要麻烦赶着参加学生会议的そらるさん先帮我一起把一班的课本收拾好了哦。”
  “没关系。并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情。”毕竟事起于自己的不小心,即使不快そらる也不好对这个厚脸皮的同级生说些什么,捡拾着掉在地上的课本,同时也介怀于对方能准确无误地叫出自己名字的事情,“但是我们认识吗?”
  自顾自地收拾着课本堆的S!N无暇去关注そらる眼瞳里流露出的诧异,只是低头回复:“啊……不认识。但是成绩总是遥遥领先的生徒会副会长そらるさん很少有人不认识吧?以及我的名字是S!N,就在一班そらるさん的隔壁,现在认识了。”
  骗人。
  两个人在心里同时开口。
  虽然是S!N的信口胡诌,但そらる的成绩名列前茅确实是事实。可そらる在校内的知名度完全谈不上高。一个是本人虽然是个话唠,但是在公共场合基本保持沉默,作为副会长在学生会议中也几乎不出席,连属于自己的生徒会事务也基本上是处理好了再挂名给会长,所以即使そらる优秀得耀眼,在谈起这个副会长的名字时很多学生也还是一愣。更何况是S!N这种几乎不关心校内情况的逃课专业户。
  当然匆匆忙忙地撞倒了搬书苦力S!N的そらる自然也不是去参加学生会议了的,所以才迁就答应了S!N的请求。
  “可以了。那么再见,S!N同学。”S!N一个人搬的书并不是很多,虽然足以挡住S!N的视线让他被そらる撞倒,但是两个人收拾起来还是很快就可以完成的。
  “期待同そらるさん的下次见面。”S!N带着笑脸目送着对方远去后,便迅速撤下了自己都觉得虚假的笑容。
  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そらる这么在意。
  想要把そらる拉回来钳制在自己身边,想要同そらる说更多更多的事情,想要让そらる那双感情色彩淡薄的瞳孔中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そらる。そらる。そらる。脑内回路中这个名字的出现次数逐渐增多,似乎要不可遏制地满溢出来。
 そらる。
  再一次看见这个名字,已经是一个周后的事情了。虽然留下的只有一个名字,そらる本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在出现在S!N的视线范围内。不过也许是作为完全不划算的相应补偿,S!N同时也看见了そらる有些飘逸的手写字。
  明明他只是来图书馆借几本书而已。虽然准确地来说是借着自习的名义来图书馆逃避晚修。随手在书架上抽了一本书,看也不看直接翻到了末页准备将自己的名字写在借阅卡上的时候,そらる的名字再次突兀地闯入自己的视线。
  你还真是过分啊。
  明明就要忘记你了。
  在又给自己说了一次自圆其说的谎话之后S!N开始仔细端详这手漂亮的字体。そらる的签名算不上清秀,但是干脆利落的也算帅气,黑色的碳素笔迹洁净清晰,借阅日期那一栏的数字大概会让人产生借阅者和字迹一样工整的印象。字和人一样干净。将指腹划过那一栏手迹,感受到指尖与书页摩擦的粗糙质感,S!N难得地决定去用心读一本书籍。

翻开扉页后不怎么听课的S!N忽然无比庆幸他心目中热爱学习的そらる选择的是一部风格清丽隽永的文学诗集而不是什么长篇累牍的论文报告。
  很快将由短小的诗篇组成的薄薄的书籍浏览一番,兴致缺缺的S!N毫不犹豫地将诗集塞回书架原处。
  这种无聊透顶的东西果然还是读不下去。
  随手抽出旁边的书刊,惊异地发现竟然是出自同一名作者的另一部作品。并不是由于图书管理员习惯将书籍按照作者的索引来整理的缘故——更何况原任管理员已经去关西读大学了,现在的图书馆几乎没有人打理。好在这所重点高中的学生素质基本都还说得过去,所以也有看完了书要放回书架的自觉。这样想着S!N的双手比大脑反应还要快一步地翻到书刊的末页。
  ——そらる。
  借阅人的一栏格外显眼地赫然摆在纸上,上面工整的三个平假刺得S!N眼睛生疼。
  匆忙将那两本书所在的书架格子里的书一股脑地翻了出来,一一对照着借阅信息核实自己萌芽的想法。
 そらる。そらる。そらる。
  全部都是你的名字。
  原来你喜欢读这种书吗。
  月初。半月前。星期一。前天。
  日期也随着一页页纸张一天天推迟。
  仿佛是猎人开始了一场追逐战一样,S!N在书海中寻找着そらる的名字,将他与自己的时间距离逐渐缩短。
  昨天。
  终于看到了自己所期待的日期的S!N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如既往满意的弧度。
  那么接下来的这本抱歉要被我抢先了。
  提起钢笔翻开一本完全算的上崭新的书刊的末页,空白的借阅信息使S!N产生了抽到两张的鬼牌的游戏者强忍着胸腔中几乎满溢而出的笑意的感觉。
  快点逃吧そらるさん。

我就要抓住你了。
  “S!N。”
  看到自己所偏爱的类目的书籍上被抢先填写上了他人的名字,そらる顺口将对方的名字念了出来。
  这不是上次那个厚脸皮的名字吗。
  暗自在心里啧了一声,先知一样地抬头迎向从拐角处显出身形的S!N。
  “午安,又见面了,そらるさん。”
  “午安,S!Nくん。”磁性的声音对そらる来说却不那么亲切,但是诧异于对方竟然乐意读与自己同类别的书籍,そらる的语气也明显放得缓和了许多。毕竟年级里的思春期少年多的是但是可以静下心来阅读他人口中枯燥的史诗的学生实在少之又少,同时这个所谓少之又少的人竟然是他印象里不怎么好学的S!N,这让そらる难得对一个人提起了些兴趣。
S!N将左手撑在桌子上,饶有兴致地看着そらる摊开的书本,对方的身形因此全部笼罩在自己的投影之中。
  “S!Nくん,你挡到光线了。”没有低声呵斥着毫不客气地说让开,そらる抬起头将视线对上S!N茜红的双瞳。
  好漂亮。
S!N在内心悄声赞叹了一句。缺少光线折射的眼眸颜色显得比初见时更加深邃,一抹湖蓝色随着视线漂移到自己的视野内。殊不知そらる此时也半开玩笑自我感叹着S!N的池面程度大概可以截获班里一群不安分小女生的芳心。
  “……抱歉。”在对方的视线凝聚在自己的脸上数秒之后,意识到自己失礼的S!N活动开有些僵硬的上半身,抽出そらる身旁古旧的木椅,椅腿与地砖摩擦发出尖锐的咯吱声让そらる的略微有些难受,同时毫无自觉的S!N也就这么坐在了そらる的身边。
  “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你已经坐在这里了。
  懒得回话的そらる再次在心里给S!N的厚脸皮吐了一万次槽,这样的行为在S!N的那一方便算是默许了。同时两个人似乎也这么不可思议地建立了相对熟络的关系。S!N不敢把它称之为友谊,因为他着实读不出そらる对自己的感情是如何的。
  但是至少他获得了靠近这个人的机会。
  他成为了唯一一个同そらる阅览书刊的人。他可以在黄昏的时候看着窗外澄金的夕色顺着窗格投射进来,经过玻璃的折射倾洒在そらる的脸颊上,同时为对方藏青的制服镀上金色的光辉。虽然仍旧无法将生涩的文学词汇了然于心,也并非是能够沉下心来投入到书中的内容去,但是S!N知道比起木木樗樗地盯着书页发愣,他更多的时间实在看坐在自己身旁的そらる。好在そらる是在用心阅读的,S!N过于露骨的视线才没被对外界环境和人情事故一样敏感的他收入眼底。
  “そらるさん?”
  在初夏的某个黄昏平常都迁就着そらる保持沉默的S!N难得打破了这份安静。
  “嗯?”恰好将最后一本书末尾读完的そらる看向身边笑得灿烂之极的S!N。
  “这个人的书,”S!N将食指抵在扉页上作者署名的地方,绕着铅字划了一圈,“你真的都读过吗?”
  “嗯。”还是一个字简单明了的答复,そらる看向嘴角弧度更大的S!N,“我记得我好像和你说过我是偏爱着这个风格的。怎么了?”
  “那么そらるさん,来玩个游戏吧。”
  “如果我可以在图书馆里找到一本你没读过的他的书。请そらるさん你满足我一个要求。任何的要求都不会例外的惩罚游戏。”
  不知道是处于什么样的心里,そらる扯出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容应下了这个邀请,“好啊。”
  反正这场游戏自己胜券在握。
  “那么如果你输了呢?”
  “悉听尊便。”
 そらる有些奇怪一向精明的S!N为什么要躺这趟浑水,他也并不在意S!N任他处置的事情——他完全不需要这个。无非是让S!N扮几个不符合他池面气质的丑态或者做一个恶作剧,仅此而已。
  “那么S!Nくん还请不要反悔。”
  “这句话同样送给そらるさん。”露出余裕满满的笑容从容地扬起背后的右手,手中抓住的书本同先前如出一辙近乎崭新,末页S!N的钢笔字迹静静地躺在那里,但是由于栏内缺少了自己的姓名,そらる终于体会到了纸张过于空白带来的压迫感——感受随着S!N的词句逐渐加深,“因为我很想知道そらるさん是否读过这本书呢。”
  抱歉啊把鬼牌留到了最后才出掉的这件事情你又要作何感想呢?
  然后满意地看着对方明显变得有些不对劲的神色。
  如愿以偿地看到了そらる掺杂着慌张与不解的瞳孔骤然缩小,仍旧不甘心地夺下书本确认着作者的姓名和书腰上属于图书馆的标签,像是濒临死线一样咬着牙关将书按在桌上摇晃起身站定的样子。
  不过这样的そらる只持续了几秒钟,旋即又恢复到原来那个似乎事不关己一样冷静的そらる。
  “说吧,想要什么?S!N?”不屑于抵赖或是继续慌乱的そらる弯下腰凑近观察S!N那张着实欠揍的脸,连客套的敬语都懒得再加的そらる爽快地发问,正准备起身却被对方拉住了垂下的格子领带。
  “我想要你。”
  “……哈?……S!N你今天是发烧了吗?”确认了一遍自己听力尚未欠损的そらる听着对方明显低沉了一个八度的嗓音,心中暗叫有些不妙,但是仍旧保持着强硬的态度对上那个熟悉的茜红视线。
  糟糕。
  善于用自己那双被很多人赞叹过的深蓝色眼眸洞察他人的そらる在S!N的视线中看到了危险的爱意。
  “我说,我想要你。”
  再次重申了一遍自己的立场的S!N并没有再给そらる嘴硬或者质疑的机会就不由分说地附上了曾经渴求已久的唇瓣。
  明明内心已经慌乱到不得了却又强装作镇定的样子就是我想看到的最真实的你。
  让我将那个高高在上的干净的你弄脏的想法又故态复萌。
  并不是我的错。
  全部都是起源于那个高傲到不可接近的过分的你的错。

 这时候就算再若无其事地道歉也无济于事了吧,只是在你一顿痛揍之后便从此再无关联之类的,我做不到。

S!N感觉自己的脑容量已经装不下无用的剩余理智,只有冲击感唰的爬上了迟钝已久的神经,敲击着阵阵钝痛的大脑。
  ——既然已经停不下来了的话,请让我将这场追逐战进行到底吧。

====================Fin====================

好像……好像没有了x耻度已经快爆啦再写下去就要限制级啦x

看看能不能憋出后续系列(。

你好我是Kan请各位多加关照w

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12 )
热度 ( 54 )

© 病名为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