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卡】此生尽刀锋

此生尽刀锋



献给我的挚爱。



01.

我杀了他。

与自己年龄相仿男孩毫无防备地跪倒在地,仅仅是于血泊中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人的肉身往往比他们的心灵更加不堪一击,这点我早已心知肚明。

手握的刀锋还在滴血,它们在漫长的黑夜中反射出令我亢奋不已的寒芒。

让不懂得使用武器的人掌控它们——简直是暴殄天物。

所以再见,凯文。

不需要忏悔,也不需要缅怀,因为诺克萨斯没有弱者生存的夹缝。

 

02.

真是现世报。

现在我的利刃抵在了自己的脖颈上,而且它们看上去将要把我的脑袋一并带走了。

“为我服务,或者消失。”

那是最后通牒,因为我确信这个冷冽如寒冬的男人真的可以让我永远消失,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即便我当时并不知道眼前就是诺克萨斯最为荣耀加身的将军。

杜克卡奥。

我想要活。比任何人都渴望活下去。

因而我向他起誓,此生只作为他的刀锋而存在。

这会成为刀锋之影生存的意义。

 

03.

你好,小伙子。

女孩皱起眉头礼貌性地同我问安,这副面容用绝色来形容毫不为过,并且它的主人一颦一笑都优雅动人而极富风韵——尽管她对我算不上多友善。

卡西奥佩娅不喜欢我,这是我安顿下来的第一天就注定的。

“父亲竟然会相信流浪的将死之人的忠诚,还真是不可思议。”她曾这样讲过。

可我依旧坦然接受了她全部的成见——我相信我们都是将军的武器,不过形式不同而已——她有美貌,我有刀尖。

而另一方面也因为有人曾提醒过,你不能在敌人之前与你的同僚产生嫌隙。

换言之,与朋友保持亲密,让敌人保持猜疑。

 

04.

深究其底,也许我们又不尽相同。

卡西奥佩娅·杜·克卡奥。这是她的全名。将军的嫡亲小姐。

我和她——和她们没有任何血亲关系。

卡西奥佩娅还有个姐姐。

卡特琳娜·杜·克卡奥。

家族的优秀基因赐予了她同样美好的相貌,尽管那不是同卡西一样的迷惑心魄。我至今对她绿翠般的明亮双眸记忆犹新,明明理应是尚且年轻的少女神态,然而目光中凛然的杀意却毫不修饰,仿佛无时不刻都在寻找着下一个猎物。

很美。就像在刀锋间舞蹈。

 

05.

卡特琳娜于我而言也像个姐姐。

没有父母兄弟的我不太能理解亲情的含义,可总感觉与她相处的时间十分短暂而可贵。

无论是比拼刺杀技巧,还是交流任务成果,都是我十分乐见的活动。

卡特琳娜似乎有消耗不完的激情,热忱于挑战一切别人不曾尝试的事物,她又恰好是个行动派,只要想到,就会去做,几乎不知道犹豫二字要怎么写。

结局就是她的行动往往不计后果,

通常,人们管这个叫做冲动。

 

06.

冲动则会带来可怖的代价。

我再次看见卡特琳娜的时候是在一次干净利落地完成将军的任务后,她满身伤痕地被仆人搀扶回房间,满面血迹让人几乎辨认不出原本的面孔,唯有如火鲜艳的长发随着步伐晃动,昭示着杜克卡奥家的大小姐的归来。

卡特琳娜?

与我擦身而过时我尝试轻声呼唤她的名字。
没有回答。

坚强的战场之花最终还是挺了过来。

广为人知说法是卡特琳娜在刺杀德玛西亚军官时急于求成选错了目标,正面战场却遭刺杀对象暗度陈仓,损失惨重。

她为将功补过冲入了德玛西亚军队,旋转狂舞的匕首葬送了无数我们的敌人,直到她筋疲力尽也不曾停歇。

但败局已定,无可变更。

失败在卡特琳娜的左眼镌刻下了永久的伤疤。

 

07.

德玛西亚。

我厌恶地眯起双眼,手起刀落,那个令人作呕的行政官就变成了一具死尸。

速战速决。但还不到结束的时机。至少现在不行。

“你最近好像特别积极?”

将军翻阅着厚厚一份呈递回的名单,颔首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的职责。”

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他终于郑重地抬眼打量起我来,直觉告诉我那副了然于心的表情下夹杂着什么深不可测的东西。

“……我知道,你一向是最优秀的刺客。”

接着照例离开将军的办公室,回到自己房间准备次日万全所需——本该如此,结果双足在回廊转角反而鬼使神差地踱向卡特琳娜的房间。

就算不想不愿你也应该来探望。她是你的大小姐。我这样告诉自己。

卡特琳娜已经不再为疼痛困扰,她就那么难得安静地躺在床上,指尖轻搭在床沿,呼吸平缓,神色淡然。

不得不承认风霜只会让忍冬绽放得更加鲜艳。

许久之后我才终于意识到我还不是一个优秀的刺客。

我并不是单纯为诺克萨斯和将军而杀人。

真正的刺客不该心有牵挂。

 

08.

当年脾气火爆的大小姐如今真的成为了能独当一面的存在。

将军的失踪无论从各方面对我们来说都是个沉痛的打击,我却平静得超乎想象。

“比起统筹规划这些叫我头疼的家族事务,我还是更留恋刀刃斩杀敌人的快感。”

手中的匕首绕着她颀长的手指打了个圈,卡特琳娜边说着边无可奈何的耸耸肩。

“如果是你的话能理解我吧,泰隆。”

我明白。我都明白。我愿和你并肩而行。如果必要,我也会为你交托生死。

这些如鲠在喉的语句最后也没说出来。

 

09.

卡特琳娜继承了她父亲的许多物什,包括那两把危险不过的巫妖。

甚至于她自己也像把刀,美丽而致命。

而我此生已然尽付诸于刀锋之上。

 

00.

“真没想到你还愿意待在这个无趣的府邸。”

“我不是什么好人,除了这里我没处可去。”

“骗人。刀锋之影。你知道他们多垂涎你的力量。”

“那么,斯维因也不会放过你,你们可是他的眼中钉。”

“你知道我可以的,一个斯维因恐怕还奈何不了我。”

“在将军回来之前我必须要保护好你,卡特琳娜。”

卡特琳娜沉默半晌,终归给出了一个相较中肯的评价。

“你连谎话都说不好。”

带着清香的长发垂落在肩头,女人缓慢而正式地将薄唇覆盖在我的前额,然后又故作轻巧地拉开距离。

既然如此,此生认栽吧,来世再做个好人。

卡特琳娜笑道。



End.

感谢阅读。他们真的很好。我的拙笔写不出万分之一。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人间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