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名为爱

=Kan。
海底囚人/ELS/LoL/OW/阴阳师/Vocaloid/DotA2/TEW。
低产杂食又拉郎。
为爱发电的医学预科狗。想要写出有温度的文字。
【头像背景 by Loble/Orekigenya】

【食虾组】 腐れ縁

恼羞成怒的非情式。萝卜口是真可爱耶(。



*Hijohshiki Roc×Lobco
*夹带私货 ooc
*意识流
*遣词造句差劲
以上皆可?



“本官知道你恨我。”
男人勾着年轻女性的脖子,语气轻松得好似事不关己,他歪过脑袋在少女的耳畔低语,亲昵的动作宛如爱人间耳鬓厮磨。
“不过既然是如此美丽动人的小姐,就连本官也毫不介意了啊。”
语毕还冲着正努力克制战栗的她眨眨眼,他喜爱这种明明恐惧得不行却又不甘示弱的表现,就像他中意这个送货上门的可口猎物一样。
尽管对方笑得堪称人畜无害,可Lobco绝不会忘记的。
刚刚那个男人可是手持刀刃,不顾她因疼痛而撕心裂肺的哭喊,一点一点地将刀锋没入她的尾尖,起因只是她方才推拒了他近乎性骚扰的动作。
她不知道男人是怀着怎样的心态去完成这种行刑般的行为的,但她仍依稀记得旧识的魔女曾几何时提及过,那是将自己的欢愉尽数凌驾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生物,那是来自深渊的恶魔。
她现在很疲倦,也很痛苦。
受伤的尾部还是血流汨汨,伤口并未随时间推移而有自行止血的迹象,虽然一度怀疑自己甚至会失血过多而死,可她显然不想再做无谓的挣扎。
那个人说得不错。
她新鲜的血液只会让他更按捺不住,她惨白的脸色只会让他更兴致高涨,她激烈的反抗只会让他更趣味盎然。
任何半点多余的动作,都会成为促使对方更过分地欺侮她的一针催化剂。
而非情式Roc眼下就差真的准备口油锅把她做成炸虾了。
“无意冒犯,亲爱的小龙虾,本官并不想让你太难受。”
他再次吻了吻Lobco的脖颈,很难想象那种近乎痴迷的表情会留连在这个恶人脸上,实际上却无关爱慕,仅仅是最原始的食欲而已。
“给本官乖乖地听话,不好吗?”
好好地披上婚纱戴上婚戒,温驯地许下彼此心知肚明的虚假承诺,不比在耻辱中悲惨死去来得幸福多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无声的沉寂,直到肩头传来阵阵濡湿的触感非情式Roc才反应过来Lobco哭了。
撇撇嘴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他是不知道这个一向坚强的女孩也有哭得这么止不住泪的时候。
他不理解她突如其来的抽泣——Roc自然是没觉得被他屡屡羞辱对Lobco来说是多么难堪的恶意。
“嘿,如果你不老是心念着出逃再偶尔迎合一下本官的小要求……本官想我们还是可以好好相处的。”
非情式Roc皱起了眉头,语气里的不耐再明显不过,明明自己都已经宽宏大量放她一条生路了,她反而一副遭受了莫大劫难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结果最后还是他非情式Roc好言相劝恶语相逼才把对方在各种意义上据为己有,真是有够不容易。
以后一定要让这只虾好受。
心下为自己规划的未来自鸣得意,他饱含怜惜地捧起Lobco颀长白皙的手指蹭了蹭,这举动不由得引起后者一阵似是恶寒的颤抖。
“不、请不要……”
Roc扫过Lobco的面孔,澄澈的双眸里盈满了恐惧和厌恶,仿佛身处残酷无道的阿鼻地狱,又如同在无声地嘲弄他离她远点。
为什么你就不明白?
他明明早该习惯这种眼神,可非情式Roc此刻依然感到怒火中烧却无可奈何。
是他的问题吗?
不,自己不会错的。
惩罚照例是一夜翻云覆雨,精疲力尽。
然而这次非情式Roc没有。
Roc拎起少女的衣领,将她一把扔在床铺上。
下一步却仅仅是给她塞过伤药,想了想又丢过去一卷绷带,继而恶狠狠地发话。
“那就趁本官改变主意之前,赶紧睡觉。”
紧接着无视了Lobco惊诧不已又似有感激的表情。
坦白说搂着不安稳的Lobco入眠并不十分容易,何况他还要时刻提防他的小龙虾悄声爬走。
但那晚Lobco好像异常温和。
于是非情式Roc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少女红发盘起,身着白纱,嘴角噙着幸福的微笑缓缓启齿,似乎也不再需要他以镣铐相缚——尽管对方仍佩戴着这些自己一手所赐的物什,但非情式Roc能清楚感受到有什么已经不一样了。
“无论贫穷富贵,生老病死,未来我都愿与你共度余生。”

Fin.

评论
热度 ( 20 )

© 病名为爱 | Powered by LOFTER